崇明东滩南部滩面高程、土壤盐度在空间上呈明显的梯度变化规律。高程整体西高东低、北高南低,盐度东北高、西南低,两者共同限制着盐沼植物在空间上的分布。该文围绕崇明东滩南部主要植被类群及其空间分布,探讨了土壤盐度、潮滩高程两大环境因子与植物种群分布的对应关系。基于2013年夏、秋季植被空间网格采样和空间插值,分析了东滩南部植物的空间分布现状,发现不同植物类群在高程和土壤盐度上存在极显著的差异(p<0.01)。高程差异:莎草科类群主要分布于高程区间2.93–4.07 m的低潮滩,禾本科主要集中分布在高程3.13–4.31 m的中、高潮滩;盐度差异:海三棱藨草(Scirpus mariqueter)和互花米草(Spartina alterniflora)优势种群植被覆盖区表层30 cm的平均土壤盐度为(3.2±0.6)g·kg–1,显著高于其他类群植物分布区的平均土壤盐度(2.0±0.3)g·kg–1(p<0.01)。崇明东滩湿地生态系统的关键种兼先锋种——海三棱藨草,分布高程介于2.53–3.97 m,而互花米草能适应海三棱藨草80%的高程区间,两者在高程上存在竞争关系。统计数据显示,研究区域中近90%的海三棱藨草分布在研究区东北部,土壤盐度范围为1.6–4.5 g·kg–1,海三棱藨草、互花米草能较好地适应该空间内的盐度胁迫,两种植物在此交替出现。但是在高程和土壤盐度的综合作用下,互花米草的生长状况更好,因此该区的海三棱藨草很可能会被互花米草逐步取代。对各类群植被分布和优势面积的研究发现,海三棱藨草总分布面积为294 hm2,优势群落面积120 hm2,海三棱藨草仅占莎草科植物总优势面积的15.7%,占研究区总面积的6.9%,在6种主要植物(芦苇(Phragmites australis)、白茅(Imperata cylindrica)、互花米草、糙叶薹草(Carex scabrifolia)、藨草(Scirpus triqueter)、海三棱藨草)中比重最小,这给保护区内海三棱藨草种群的恢复和保护带来极大的挑战。

国家自然科学基金(41271065); 上海市科委重点项目(13231203502);

崇明东滩; 盐沼植被; 空间分布; 潮滩; 高程; 土壤盐度; 海三棱藨草;

Q948

632704-716131764K
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