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以言行事”的逻辑基础及其“意向性”疑难——从蒯因的“归谬法”到维特根斯坦与克里普克之争

随着分析哲学,尤其是"日常语言分析"介入到文艺理论研究中,"以言行事"逐渐成为了一种被广泛参照的理论资源。然而对"以言行事"理论的直接使用,往往由于忽略了语言分析哲学内部的演化过程而造成在"文艺理论"段出现的诸多问题。其中最显眼的问题就是"以言行事"中的"意向性"问题。塞尔的经典论文《虚构话语的逻辑地位》标志着分析哲学对文学理论研究的直接介入,然而其中对给定"意向性"的立场却成为了新的难题。如何安置"意向性"的逻辑位置,就成为了"以言行事"理论介入文学理论研究时必须面对的问题,而这就需要我们站在语言分析哲学的内部视角,来探究"以言行事"的逻辑基础以解决这个疑难。本文通过对蒯因"译不准原理"中"归谬法"方法论的阐明以及著名的维特根斯坦与克里普克之争,对"以言行事"理论进行一次逻辑"下探",最终说明"意向性"在"以言行事"理论中的逻辑地位,以及"以言行事"与文学理论相结合所导致的"日常伦理学转型"趋势。

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“当代西方前沿文论研究”[项目编号:14ZDB087]阶段性成果;

以言行事; 文学理论; 归谬法; 意向性; 遵循规则;

I0

209183-192101007K
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