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庄子》认识论思想的默会之维

迈克尔·波兰尼(Michael Polanyi)在批判客观主义认识理想的过程中,提出了默会认识(tacit knowing)理论。所谓默会认识,是指认识者无法用明确、具体的语言来表达的认识过程和认识中所获得的知识。默会认识的提出,发现了人类认识活动的“水下冰山”,开创了认识论研究的新视角。这一当代西方哲学的理论成果,与中国哲学也有相通之处,庄子即是例证。庄子针对百家莫衷一是的纷争,展开了对名言系统传道的怀疑,如果从人类认识形式的角度看,则表现出了与默会认识理论对话的可能。首先,庄子对默会认识形式有所觉察。《庄子》里有许多关于行家绝技的描述,在这些高超的技艺活动中,实践主体对如何驾驭整个技艺活动有着深刻的体会与感悟,但难以运用具体的语言将其表达出来。行家高手们语言的无力,可以运用默会认识中的两种意识结构予以说明,印证了庄子对默会认识形式较为明晰的察觉。其次,庄子在言意之辨中,对语言传达有限性的关注也和默会认识颇为契合。庄子“言者所在意,得意而忘言”的态度,把言和意的关系做了疏离。庄子视语言为达意的工具,言、意相离的论点,可以通过波兰尼对默会认识与名言系统关系的诠释得以论证。总之,无论是技艺实践中个人体会的难以表述,还是对言、意问题的辨析,都显示出在庄子哲学中有默会认识的存在。默会认识的存在,佐证了庄子对名言传道的怀疑,同时也可以为庄子哲学澄明“道”提供新的途径。一是“技进于道”的体认方式。对道的把握虽不能经由他人讲述而有所得,但认识者可以借助“技”的实践沟通物我,在高超的技艺操作中获得对合乎规律的默会,体验大道之境。二是“三言”的言说方式。庄子面临着一方面强调言对道的疏离,另一方面又在不断论道的矛盾。其化解方法是用寓言、重言、卮言三种特殊的言说方式来论道,暗合了默会认识下对道的一种澄明方式。因为语言符号的意义都是认识者的默会认识赋予的,读者可以凭借自己的默会能力得到语言符号意指的内容。这样庄子就可以大胆的采用“荒唐之言”,来向读者展示难以详尽的道。借助默会认识论解读庄子,为理解庄子认识论思想提供了新的视角,显示出庄子哲学的丰富内容与多维层面。不仅如此,默会认识突出认识者个人在认识活动中作用的理论意义,也深化了庄子哲学关于认识者和认识活动的关系问题的讨论。

庄子; 波兰尼; 默会认识; 技; 言; 意; 道;

杨国荣;

B223.5

208523187K
在线咨询 用户反馈